關鍵字搜索
請選擇:
關鍵字:
   當前位置: 首頁 >> 職工藝苑 >> 正文
  • 職工藝苑

冬天的韻味

作者:張昱 來源:榆綏分公司 時間:2020-11-18: 19:24  

  銀杏的落葉在腳下發出吱吱的破裂聲,視線沿著落葉的方向延伸,目之所及竟是落葉紛紛銀杏簌簌。北風潛入悄無聲,未品濃秋已立冬,不知不覺間,已經立冬了,一年中的最后一個季節到來了。天地愈顯空曠,溪流日漸消瘦,草木陸續退場,伴著朔風颯颯,閉上眼,我聞見了專屬于冬天的---韻味。
  冬天的韻味,是燙手烤紅薯。兒時冬天,寒風凜冽,放學回家邊哈氣搓手邊走進廚房,母親便連忙從柴灶里扒出一個烤紅薯,放在圍裙上彈彈灰后放在灶臺上,對我說小心燙晾會再吃。而我總是迫不及待地捧起紅薯,燙的左手換到右手,右手換到左手卻還是舍不得放下。小心翼翼剝開皺縮的皮,里面金黃顯現,散發出誘人的香味,第一口總是狠狠的大咬一口,霎時,紅薯的香氣與我嘴里的熱氣混合交織,那份軟糯與香甜感覺,無可比擬。就是這一口,瞬間融化了冬的寒冷,暖意一下蔓延到全身。長大后在學校門口,在街道上,在車站吃過很多烤紅薯,卻沒有一種是我記憶中的味道。我想,是源自母親的愛,暖暖的燈光,家人的歡笑,才讓這種味道愈發甜蜜吧。
  冬天的韻味,是酸冽咸菜。這是一種古已有之的傳統食物。我生活的年代,雖算不上物質匱乏,但在農村,腌咸菜已經像是端午吃粽子中秋吃月餅一樣,成為慣例。將一定數量的輔料和鹽放入壇子中,倒入適量的水,再放入即將腌制的食品,腌咸菜的過程就完成了。白蘿卜胡蘿卜,蘿卜苗,芥菜,白菜葉等等,都能成為腌制咸菜的原料。腌好的咸菜,可直接吃,可混著其他菜炒著吃,不同的吃法也從不厭煩。每當吃咸菜的時候,爸爸總是回憶他小時候上學的場景,每周去學校前,我奶奶都會提前為他把這周的“口糧”準備好。幾斤米,一包饅頭,一罐咸菜。米和饅頭裝在袋子里抗在肩上,而咸菜放在胸前的布包里。到了學校吃飯的時候,像個虔誠的信徒般拿出咸菜,菜油與咸菜的混合香味撲面而來,同學們總是簇擁上來,你家的咸菜怎么這么香?父親驕傲地騙偏著頭說“這是我媽做的”。父親對我說這話時,我看見他微瞇著眼,嘴角不經意地上揚,一如他當年對同學們說時的表情。壇子里的,是那份世事變幻不曾改變的味道,壇子外的,是那股歲月更迭從未沖淡的感情。這帶有時代印記的食物,就這樣一代代,傳遞著屬于冬天的味道。

  冬天的韻味還有母親冬至的餃子,父親臘月的熏肉、圍著火爐的濃甜的柿子,還有火紅的窗花兒、熬煮著生活百味的火鍋,以及在從歲月深處飄落的塵埃……
  時節如流,或許那些味道始終都在歲月最深刻的年輪中,捧在手上,滾燙,裝在心中,暖心。
  外面的落葉,悄悄的落下,在初冬的土地上激蕩起輕輕的回響,輕輕的、悄悄的,把日子拉的好長……

  •  
  •  
日本高清高色不卡免费视频